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原产于中邦的花有哪些?

  中国的国花为什么定不下,外媒文章称,可能是牡丹、梅花所代表的文化差别所致。

  武则天是中国惟一的女皇帝。传说一次她在赏雪时,对随从说想看到雪天里百花齐放的景象。俗话说权贵身边必有阿谀奉承之辈,一个侍从就对她说:“陛下只要让掌管百花开放的百花仙子下令就可以。”武则天于是召集百花仙子,诏令百花齐放。百花仙子紧急召开会议,对人间帝王干涉仙界进行了声讨。但在权势面前,百花都屈服了,在冬日里竞相开放,惟有牡丹仙子坚持反对。武则天一怒之下命人将长安城中的牡丹一把火烧光。

  百花齐放的故事说明当时长安已经有温室栽培技术,花卉在冬天里也能开放,这已得到了考证;同时可以解释为武则天对唐朝的象征花卉———牡丹的逆反心理。

  白居易在《牡丹芳》中赞道:“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这表明当时世人对牡丹之爱已达到了一种如痴如狂的程度。有的牡丹被称为“杨妃深醉”、“太真冠”等,把牡丹与杨贵妃相提并论,不仅是为了美化杨贵妃,还是李唐后人对被武则天破坏的王朝主体性和传统进行弘扬的手段。由此可知,从没有国花概念的古代开始,牡丹事实上担当着中国国花的角色。对中国人来说,牡丹的意义已超出了花本身,成为中国人精神生活的一部分。

  位于北京极乐寺的国花堂,明朝时期就是观赏牡丹的好去处。尽管不是国花,但可能因为上至天子、下至平民百姓都对牡丹花情有独钟,因而极乐寺内的牡丹园被命名为国花堂。

  如今,中国尚未决定现代意义的国花,是将分布在黄河流域的牡丹作为国花,抑或将分布在长江流域的梅花作为国花,中国有关方面为此犹豫不决。牡丹象征着雍容华贵,与目前国家经济现状和政府所宣传的“节俭”不甚相符;梅花象征着坚忍内敛,与开放性的国家政策稍有出入。国花无法确定的背后似乎是上述理念冲突在起作用。

  2008年前,我国将确定国花。今年全国“两会”上,在汉的9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出建议案———“将梅花定为中国国花”。而河南洛阳和山东菏泽的全国人大代表则再度提出———“尽快将牡丹确定为国花”。国花之争,再起波澜。

  3月3日下午,初春的融融暖阳轻抚江城。3岁的蓥蓥站在东湖梅园的一株梅树下甜甜地笑着,红扑扑的小脸与头顶的红梅互相映衬。爷爷戴文超连续按动手中的相机。

  这是蓥蓥的第一张梅花照。在她的四周,满园的游人,缤纷的梅花灿烂绽放。戴文超说:“带着孙女来看梅花,告诉她春天来了。”

  与此同时,在北京开幕的全国政协十届四次会议上,来自武汉的9名全国政协委员集体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将梅花定为中国国花”。这是他们提交的12份提案之一。

  去年全国“两会”期间,北京林业大学教授、著名花卉专家陈俊愉院士向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提交了一份有关评定国花的提案,得到的明确答复是:2008年前将确定我国国花。

  梅花是武汉市的市花,东湖梅园是中国四大梅园之一,几乎囊括了全国梅花所有品种。全国政协委员、武汉市政协主席刘善璧说:梅花原产我国,有3000多年栽培历史,在全国的20多个省、市、自治区都有种植。梅花具有中华民族不畏强暴、坚忍不拔的民族精神,体现中国人自信、含蓄、坚毅的品格。评选国花,当首推梅花。

  中国还没有确定国花,这是88岁的陈俊愉院士心中最大的一个结。他是中国倡导评选国花的第一人。

  3月3日,在北京家中,陈老通过电话对记者说:国花是一个国家的名片,全世界已有100多个国家确立了国花,中国是迄今为止尚未确定国花的唯一大国。

  清朝末年,慈禧太后“钦定”牡丹为国花。1929年,民国政府确定梅花为国花。1982年,陈俊愉首倡定梅花为国花。评选国花开始受人关注。

  上世纪八十年代,有关部门曾组织过两次国花评选,但没有结果。1994年,中国花协组织在全国开展评选国花活动,但最终因争议太大等原因,无果。

  陈俊愉说,国花迟迟难以确定,一个重要原因是考虑协调各方关系。国花是一个国家的大众性文化表征之一,有很强的群众性。不同于国旗、国歌,各国的国花都以约定俗成为准,它的政治法律性较弱。国花评选应由花卉园艺和林农等专业机构牵头,以民间推选为主,最后经政府认可。

  据了解,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河南的11位全国人大代表将《关于尽快评定牡丹为我国国花》带上人代会。去年,他们也提交了类似提案。

  牡丹的另一个产地———山东菏泽的全国人大代表也将《关于将牡丹确定为国花的建议》提交全国人大。

  近20年来,有关国花最大的争议点在梅花和牡丹之间。在汉参加中国武汉梅花节的中国花卉协会梅花蜡梅分会执行秘书长叶良杰介绍,1987年,有关部门曾组织过中国10大名花评选,结果是梅花夺魁,牡丹居次。1994年评选国花,牡丹胜出。

  为争国花,河南洛阳在1994年成立了以市长牵头的“牡丹争评国花领导小组”。洛阳“争取国花办公室”至今仍在运转。

  叶良杰说,目前,全国以牡丹为市花的城市有洛阳和菏泽两市,以梅花为市花的有武汉、南京、无锡等8个城市,但牡丹城市争取国花的热情远远超过梅花城市。

  国花到底选梅花还是牡丹?去年,陈俊愉教授酝酿了7年的“一国两花”方案,得到62位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的支持,他们联合签名发出倡议书,称一国多花不便记忆,单一国花代表性不强,梅花、牡丹两花均原产中国,栽培历史悠久,品种繁多,香、色俱佳,深受中国人喜爱,建议将梅花、牡丹确定为“双国花”。

  陈教授对记者说:这不是折中方案。1988年,受“一国两制”的启发,我提出“一国两花”。这两种花,一南一北,具有更广泛代表性。牡丹体现“国色”,代表物质文明;梅花体现“国魂”,代表精神文明。

  牡丹分布在黄河流域,梅花分布在长江流域。在去年的一次网络国花评选活动中,赞成梅花和牡丹的网民各约占40%。

  “一国两花”的方案得到较多支持。3日,民盟中央参政议政部部长刘骆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民盟中央将力推“两花”方案,在“两会”后递交全国政协。

  3月4日上午,香港80岁的摄影爱好者张植芬和16名香港摄友,乘机离汉回港。在汉的3天半时间,他在东湖梅园里拍完10卷胶卷和数不清的数码照片。

  在河南,洛阳市牡丹开发办公室主任金志伟正忙着4月底5月初举行的第24届洛阳牡丹花会。他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牡丹争办国花,使洛阳的牡丹花会影响日益扩大。过去,花会仅仅是一个赏花活动,现在已经发展成为融旅游、经贸、文化体育为一体的大型综合节会活动,成为洛阳市的一张名片。

  他带着几分自豪说:去年牡丹花会,有688万人次游客光临,带给洛阳的直接和间接收入达80亿元。如果牡丹成为国花,洛阳将全面推广牡丹种植和产业链发展,这对洛阳的经济将起到巨大拉动作用。

  与洛阳市对确定国花的热情和雄心勃勃相比,武汉市对梅花确定国花有些低调。尽管如此,东湖梅园在全国梅花界的地位仍丝毫不可忽视———这里是中国的梅花研究中心,是全国乃至世界上规模最大、品种最全的梅花品种资源圃。

  眼下,第25届梅花节活动正在东湖举行,但和洛阳的牡丹花会相比,人气显然逊色多了。东湖梅花节去年的收入仅200多万元,其中多为门票收入。

  中国花卉协会梅花蜡梅分会执行秘书长叶良杰说:如果梅花被定为国花,全国对梅花的需求会大量增加,而作为梅花科研力量最雄厚的武汉,有实力发展梅花产业。将来,在居民生活中,插放梅花、赠送梅花将风行,武汉可以开拓梅花切花基地,让一剪梅深入居民家中。